是你的(1 / 3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“教育你什么?”
  顾松抬了下眼镜,后仰倚在椅背上,抬头看她。她已经把扣子都解开了,露出雪白的肌肤,因为刚刚那一口咬到了侧胸,也没穿内衣,娇嫩浑圆的胸自然垂下,呈水滴形,随着她的动作颤巍巍的,像是块刚被切好放在桌子上的嫩豆腐。
  陈益看着貌似冷淡的顾松,伸出手来,想牵他的手,顾松却一直抱胸抬头看着她,好似不明白她在干什么,陈益的小脸越来越委屈,马上就又要哭出来了,顾松才大发慈悲一样伸出手来握住了她的手,却也不进一步动作。
  “教育你什么?你做错什么了吗?”
  顾松又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,清润的声音因为通宵未睡而带了些颗粒,传入陈益的耳朵里,磨得她心痒难耐。
  “我不知道呀...我觉得我没做错...”
  陈益上半身向前,俯趴着靠近他,半个身子都在餐桌外了,手也不扶着桌子,只顾着靠近顾松,马上就要掉下来了,顾松还是先妥协了,伸手揽住她的腰,将摇摇欲坠的陈益抱了下来放在了腿上坐着。
  “疼...”
  陈益痛呼了一声,顾松扯到了她的伤口,抬头眼含热泪地看着他,顾松却依旧冷淡的样子,如果忽略一直游离在她胸侧的那只手的话。
  “我感觉你很喜欢。”
  她一点都不在意被咬了,毫不生气。她说她喜欢,那自己为什么还要忍着?
  舔了舔发痒的牙根,顾松露出一个略带恶意的笑容,握住她的腰上抬,将她的乳送到嘴边,叼住一块细嫩的肉,轻轻研磨,然后狠狠咬了上去。
  陈益哇的就哭了,这些人是狗吗?在平洲时留的咬痕刚刚消掉,今天又被他俩一人咬了一口,虽说心里很满足,但是真的好疼啊!
  顾松没有太用力,还是收着力气了,只给她留了个印,离开看了看,大约两叁天就能消掉的样子,伸出舌头安抚似的舔了一下,将她又放到了腿上。
  “喜欢吗?”
  喜欢这样的我吗?
  陈益抽噎着抱住他的脖子,点了点头。
  “喜欢...”
  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。
  顾松心里突然像通了电一样麻麻的,伸手给陈益擦了擦眼泪,略带怜惜地亲吻她。
  “你也可以,留在我身上。”
  将她重新放回餐桌上,顾松拉开衣服,露出精壮的腰腹,将陈益的手放在上面。
  “我也很想要。”
  想要被她盖章,想要成为她的专属,这种想法在他心头挥之不去,哪怕现在被她绑在身边也一直萦绕在他脑海里。
  陈益抽抽嗒嗒地把泪憋了回去,伸手摸了摸好久不见的腹肌。就是被那一下疼哭了,现在又被分散了注意力。
  “可是我下不去口啊...我舍不得。”
  叔叔是气狠了才咬那么一下,平时哪里舍得这么对她。咬破了这么疼,她舍不得让顾松也疼。
  拉过顾松的腰,把衣服卷起来,轻轻亲吻上他的腰腹,试探着咬了上去,听到顾松忍耐中夹杂着满足的抽气声,陈益还是没舍得咬破皮肤。
  顾松低头看了看,一个小巧的咬痕印在他的肋骨旁,有些迷恋地笑了下,但又有些可惜。
  “过两天就消掉了...”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