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论如何吃掉司道君的前期准备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云中观。
  “见过道君。”
  徘徊在道门外的司道君身形一僵,不甚自然地回了句:“你来了。”
  李琮一笑,进门儿的时候顺手撸了两把狸花猫,跟在司道君身后走进观中。房门儿一关,她反手就去剥司道君的衣裳。
  “阿丛,你这是,做什么?”
  李琮反问道:“道法自然,衣裳本是俗物,脱了也罢。”
  司道君一手搭在衣扣上,双眼之中满是迷茫之色,他觉着阿丛的话有几分道理,可又有种说不出的怪异。
  “道君,我还用脱吗?”
  司道君摇头。
  “本月治疗喝药即可。”
  李琮接过海碗,没像之前那样一饮而尽,小口小口地啜着。一饮而尽也就苦那么一下子,她这样喝反而要多吃些苦头。
  “不苦吗?”
  褐色的药汁从她的嘴角滑落,李琮一卷舌头舔了回去。她坐在司道君的下手位,听他这么用还有些反应不过。李琮瞄了瞄司道君那张勾人犯罪的面孔,摆手示意他下来点儿。
  司道君不明所以,弯了弯腰,还没看清李琮要做什么就被她吻了上来。苦涩的中药味儿蔓延在两个人的唇齿之间,那味道就跟渗进了他的心里一样,叫司道君忍不住地想要一探究竟。
  她的吻有着明确的掠夺性,像是一柄出鞘的宝剑,所向披靡,战无不克。
  他,则是这柄宝剑出鞘之后收割的又一个俘虏。
  因此,当李琮大发慈悲放开司道君的时候,他还很恍惚。司道君脸上升起两朵红云,不是因为他害羞,毕竟他还不懂害羞为何物,而是长时间喘不上气憋的。
  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  李琮一扬脖子灌下汤药,神色自若地答:“道君不是问我药苦不苦么?自然是道君亲自尝一尝,才知道到底是什么滋味儿。”
  这汤药苦不苦的司道君是一点儿没尝出来,至于司道君的朱唇是什么味道,李琮那可是尝了十足十。
  “阿丛,心情不好。”
  李琮愣了一瞬,她敲了敲那只花纹漂亮的大碗,坦然地说:“是啊。”
  叁天前,北方突厥犯边的军报传至京城。敬皇帝召也不召李琮,拨了太子叁万兵马,封其为武威上将。
  军中究竟是个什么情况,没有人比李琮更清楚。因此,当李敬剥夺她的军权的时候,李琮未曾表现出过多异样。她知道迟早有一天李敬会追悔莫及,可是,那些饱受战火之苦的人民,却要用鲜活的生命来做祭品。
  叫她如何不感伤。
  “怎么能让你开心些?”
  司道君微垂的眼睫一颤一颤,似两只翩翩欲飞的蝴蝶。他的肌肤终年浸淫在终南山的雾气之中,造就一副仙人似的的冰肌玉骨,端的叫人心生怜爱。
  “道君未免太好心,我的心情如何,与您何干?”李琮将海碗扣在几案上,她站起身来,目光改为俯视,配上她说话的语气,给人无限的压迫之感。
  司道君慢条斯理地解释着:“心情好些有益治疗。”
  李琮来了精神,问:“也就是说,为了治疗效果,道君会不遗余力地讨我欢心了?”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