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人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康伯年利落地挂掉电话,乔楚岚在旁听着都想给他拍手叫好了。
  若是没有康伯年和秦海等人顶着,她自己遇上这种事,除了沉默以对,乖乖交钱之外,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  谁让她是个娇弱的女孩子,而她家里的叔叔姑姑,乔臣耀在世时就不大讲道理,如今没了她父亲,这些人还不定要怎么折腾呢。
  乔楚岚情绪低落的看着窗外暗自叹气,康伯年察觉到,长臂一伸将她揽在怀里。
  在小姑娘疯狂暗示前排秘书存在的讶异的目光中,康伯年笑着摇摇头,小声说:“没关系,我不是说了,等这次的事忙完,你就搬来跟我一起住。”
  乔楚岚仍是震惊到怔怔瞧他,好像他在说什么天方夜谭的奇事。
  康伯年刮刮她的鼻梁,无奈道:“忘了?不是昨天才跟你说过的?”
  乔楚岚仰头看向男人,凝神细想,努力回溯昨晚的对话。
  他…是好像说了那么一嘴?!
  可谁会拿男人床上的话当真呢?她当时以为康伯年为了情趣故意那样说的。
  “我哪知道,你说的是真是假…真是的…”小姑娘撅着嘴巴抱怨。
  康伯年既然做出这样决定,自然不是偶然才会冒出的念头,乔楚岚知道现在不是纠结的时候,就不再多问。
  康伯年欣慰于她的懂事,将她的小手拉过来,合在自己掌中,温柔的安慰说:“别担心,若是他们真有能耐,也不会等到你拿回财产,回了靖宁才找来。说白了,他们就是想试探你的底线,看你能给多少好处。”
  乔家这些兄弟,康伯年过去也接触过几次。
  只能说,乔老爷子生的这些孩子,个个都不太像。除了名震一时的乔臣耀,居然再没有一个上得了台面的。
  乔楚岚提起自家这些亲人就生气。
  她父亲在时就十分孝顺,可乔老太太处处看不惯楚云,不论楚云怎么做怎么说,老太太总能挑出不是来。
  乔臣耀能有今日成就,军功簿上至少有楚云一半功劳。
  可乔家上下才不会这样想。在他们看来,这都是乔臣耀自己经营有方,楚云不过是吃乔臣耀的,住乔臣耀的,每日花钱还跟流水一般,让他们看了便窝火。
  乔臣耀是孝子不错,可他更见不得妻子受屈。
  楚云并未与乔老太太共处太久,乔臣耀就给自家兄弟姐妹一人分了一套靖宁市中心的别墅,让他们接了母亲去,轮换着伺候老人。他自己得了空就去看老太太,却再未将母亲接回自己家中。
  乔楚岚自幼很少见到奶奶。就是偶然见到了,她的叔叔姑姑也都在旁明里暗里酸言酸语,搞得小姑娘很怕过各种节日,要跟乔家人相处。
  逝者已矣,过去的事到底如何,乔楚岚不想评判。但她清楚的知道,乔臣耀并不欠兄弟姐妹什么恩情,生前他能给的该给的,都已经做得足够多,没道理审故之后,还要为他们的人生埋单。
  至于乔老太太,乔臣耀这样明事理的人,自然不会彻底不管。他不止给乔楚岚存了信托,还给老母亲也存了一份,足够老人安度晚年。
  车子进了靖宁市区,康伯年见乔楚岚心情平复许多,便开口说:“阿威,先送陈秘书回酒店吧。”
  陈谦这一路如坐针毡,正不知该做何种表情。康伯年放他回去,这可真是大赦之恩。
  他跟了康伯年才不久,居然就窥见了领导的私密事,往后他只能捂严实自己这张嘴,千万不能将此事泄露出去,否则,他相信,虽然康伯年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,但办起他来,绝对是不费吹灰之力且毫不手软。
  方威平稳的将车开进市宾馆的大院,陈谦垂眸跟康伯年打过招呼,恭敬的打开车门下去。
  送走了陈秘书,车子很快又驶上大道,往郊外的玫瑰庄园驶去。
  从接到秦海电话到现在,也不过半个钟头,乔楚岚想着依他叔叔们的脾气,这会儿必然还跟秦海他们耗着对峙呢。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